?

利益平衡:破解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正当目的

作者:陈霞睿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4-19  浏览次数:64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本文地址:http://www.xzrhi.com.cn/web/content/40948-?lmdm=1041
文章摘要:,援军在中端淤塞,砌体金榜冷落。

认定之困境——基于116个案例实证研究

陈霞睿

 

  权利需在特定的边界内行使,否则容易被滥用。故现行《公司法》第33条第2款在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可以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时作了正当目的限制。立法较为抽象且正当目的系主观范畴,导致司法实践中裁判标准不统一,从而有违法律适用的稳定性和统一性。因此,如何破解正当目的认定之困境成为处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纠纷的关键。如司法实践中,存在股东经营具有同业竞争关系公司的情形,但法院认定结果却截然不同。同业竞争关系与不正当目的之间是否具有必然联系,股东查阅目的是否正当该如何考量,公司抗辩事由是否合理究竟如何把握,正当目的和不正当目的兼具时又该如何权衡。本文将对上述问题进行研究,以期待能破解正当目的认定之困境。

  一、追根溯源:正当目的认定之立法考量

  (一)会计账簿查阅权设立之立法目的:保护股东合法权利

  一方面,基于商主体的营利性,公司经营管理过程中最重要的信息莫过于财务信息。相比于财务会计报告而言,会计账簿更能从微观角度来反映公司经营状况。因此,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是股东特别是非控股股东了解公司经营状况的有效途径,具有实体性价值。另一方面,股东可通过查阅会计账簿了解公司经营状况,为其投资决策提供依据或在获取公司相关信息后,能在股东大会上更合理的行使表决权,从而有利于提升股东大会决策的科学性。因此,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是行使其他股东权利的基础,故兼具程序性价值。从学理上对股权的分类来看,会计账簿查阅权既有自益权属性,又有共益权属性。股东可专为其自身利益也可同时为公司利益,毕竟二者并不完全冲突。这正是股东正当目的难以认定的根源所在。

  (二)正当目的限制之立法逻辑:避免公司利益受损

  基于独立人格理论和有限责任原则,股东对公司仅承担以其出资额为限的有限责任,因此不能将股东利益完全与公司利益等同。股东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今日3d试机号:完全有可能利用会计账簿查阅权获取公司有关财务信息,实施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在会计账簿中,往往涉及公司的销售渠道、客户名单、销售价格等核心商业秘密。股东的随意查阅可能造成商业秘密的泄露, 给公司造成较大损失且难以追责。从会计账簿保管的复杂性考量,若允许股东不受限制的随意查阅,则会影响公司有关资料的有效保管。正当目的限定可起到“闸门”的作用,限制股东不正当或不必要的查阅请求,避免公司利益受损。

  (三)正当目的限制之立法价值:各方利益平衡考量

  作正当目的限制是基于会计账簿查阅权自益性和共益性考量,也是平衡股东知情权和公司商业秘密保护冲突之需要。正是这种双重属性,使得股东行使公司会计账簿查阅权成为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股东若基于维护个人合法利益的正当目的或者兼顾公司利益而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则公司有义务提供有关会计账簿供其查阅。另一方面,股东若仅考虑个人利益,就容易出现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为了避免股东恶意行使该权利导致公司和其他股东合法利益受损,则需对股东行使该权利加以一定限制。  但往往股东在行使该权利时其客观行为的属性难以区分,只有进一步考察其主观目的,才能有助于评估其客观行为的意图和可能造成的损害。

  二、化整为零:正当目的认定之实证研究

  (一)实证研究概述

  笔者通过北大法宝司法案例网站,以“会计账簿”“正当目的”作为关键词,以“股东知情权纠纷”为案由,案件类型为“民事案件”,选取我国从2006年1月1日(即2005年公司法生效之日)至2017年5月31日止所有案例进行检索,最后检索时间为2017年5月31日,共检索到861个案例。接着,笔者对上述案例逐一研读,筛选出其中涉及正当目的认定问题的案例共116个,对其加以整理并进行统计学分析。笔者试图从查阅范围、查阅事由、公司抗辩等因素及争议焦点和裁判路径等方面进行具体化、类型化分析,进而化整为零,为正当目的认定规则构建提供坚实基础。

  (二)案件数据分析

  1.查阅范围分析。

    注:基础文件指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董事会会议决议、监事会会议决议和财务会计报告

股东要求查阅公司文件情况如表2-1所示。由表中可知,由于公司法有明确规定,对于股东查阅公司基础文件不受正当目的限制,故不会产生此类纠纷。但由于公司法第33条第2款规定的股东查阅公司会计账簿需受正当目的限制,且对于会计账簿是否包含原始会计凭证未作出明确规定,从而使得实践中产生的争议较多。

  2.查阅事由分析。

注:第一层次:目的宽泛;第二层次:目的特定;第三层次:目的特定且有证据证明

  股东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所说明的目的,即在向公司提交的书面申请中载明的查阅事由情况相对而言比较复杂。笔者通过梳理发现,可大致将这些事由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目的宽泛。表述较笼统,如为履行股东职责;为维护股东合法权益;为了解公司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等。第二层次是目的特定。如为了明确股东拟转让股权的价值以及向拟受让方准确提供公司的经营现状以及资本负债等情况;对公司制定的分红政策存疑等情形。第三层次是目的特定且有证据证明。法院对股东基于上述三个层次事由的诉请支持情况如表2-2所示。从表中数据可知,第一层次事由所占比例较大,达59%,说明股东在提出查阅公司会计账簿时大部分情况是没有非常明确的事由和具有针对性的目的。这印证了理论上股东处于弱势地位,对于公司的具体经营情况往往缺乏了解,在查阅公司有关文件前无法提出非常明确的事由和有针对性目的的观点。第二、三层次事由得到法院支持的比例达85%,而第一层次事由得到法院支持的比例仅有75%。这说明第一层次事由虽可以被推定为正当目的,但这种推定较为容易被公司举证的不正当目的所推翻,从而导致股东的查阅诉请得不到法院的支持。由此可见,虽然公司法对于股东在向公司提出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书面申请时仅要求其说明目的,并未对该目的的说明程度作出规定。从司法实践来看,股东说明的目的更明确,所基于的事由更具体,就更容易得到法院的支持。

  3.公司抗辩事由分析。

 

 

 

 

  公司抗辩及得到法院支持情况如表2-3所示。由表可知,公司抗辩事由第一层次即未作不正当目的抗辩时 ,法院支持股东查阅诉请所占比例为86%。这说明,在股东提出书面申请说明目的的情况下,若公司未以不正当目的作为抗辩事由拒绝股东查阅,则该抗辩很难得到法院支持。公司作出不正当目的抗辩的案例所占比例为94%,但股东得到法院支持查阅的仅占该类案例的21%。可见在实践中,不正当目的抗辩事由成为公司限制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的利器,且该利器存在被滥用之嫌疑。

  公司抗辩事由第二层次即仅作不正当目的抗辩,但无相应合理根据。如若允许股东查阅则可能损害公司利益,但未详细说明理由且未举证。由表2-4可知,公司以该类事由作为抗辩所占比例较小,仅10宗,占9.2%,法院对该类抗辩均持否定态度。这说明实践中,公司欲仅以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为由拒绝其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是行不通的。如在广州某工贸公司与潘某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6、王某等诉天津市某设备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7等案件中,公司仅以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作为抗辩事由,但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公司抗辩事由第三层次即公司作不正当目的抗辩且有相应根据。具体又可分为四种情形:一是欠缺关联性、必要性。该类事由所在比例较小,仅13宗,占11.9%。但实践中,存在法院因此而否定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的情形。这说明,在认定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行使过程中的正当目的时应考量股东所诉称的目的与所要求查阅的公司文件之间是否存在必要性和关联性。

  二是股东与公司之间有案件纠纷正在审理。该类事由仅13宗,占11.9%,且均未被法院支持。这说明,实践中不论是股东自身与公司存在其他案件纠纷或是出于其他公司与被告公司存在纠纷并不必然影响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的行使,即使是为上述案件收集证据,亦属于正当行为,并未损害公司合法利益。

  三是股东出于个人不正当利益而胁迫公司、干扰公司运转。该类抗辩相比前几类抗辩而言,所占比例更大,共18宗,占16.5%,且有11.1%的案件被法院支持。这说明,实践中存在股东因出于个人不正当利益而干扰公司正常运转而被法院否定其会计账簿查阅权的行使。因此,在认定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时应考量股东权利的行使是否出于干扰公司正常运转目的。如徐某诉攀枝花某房地产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中,公司以股东威胁公司要求天价“分红”被拒绝后,想通过诉讼查扣公司财务等核心商业秘密和文件,以达到胁迫公司,满足其非法利益之目的作为抗辩事由。

  四是股东或与股东具有利害关系的其他公司与本公司具有竞争关系,可能损害公司利益。从表2-4中可知,该类抗辩事由是公司最主要的抗辩事由,共55宗,占50.5%,且有34.5%的案件得到法院支持。这说明,实践中公司往往通过证明股东或与股东具有利害关系的另一公司与被告公司之间具有竞争关系,若允许股东查阅会计账簿则会损害公司利益来加以抗辩。因此,究竟如何认定竞争关系的存在以及竞争关系的存在与不正当目的之间到底具有何种关系值得深入研究。从研究的55个案例来看,被告公司主要从股东与另一公司之间的利害关系(如陈某等诉江苏省某研究所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经营业务范围重合程度(如冯某与北京某文化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10)、是否具有现实利益冲突(如杭州某材料公司与香港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11)、是否存在同一市场中竞争的可能(吴某与北京某咨询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12)等方面来举证证明股东存在不正当目的,损害公司合法利益。

  三、利益平衡:正当目的认定之规则构建

  笔者认为,基于股东和公司在诉讼过程中的对抗性,法院在认定正当目的时,应当从股东和公司双方来综合认定查阅目的是否正当。具体而言应当遵循如下规则:

  (一)股东视角:正当目的推定

  1.履行前置程序即可推定具有正当目的。一方面,对正当目的的推定,法院应当从保护股东利益原则出发,采取宽松的政策。股东仅需说明查阅的目的,而不必证明目的是否正当,即应推定其目的正当。13另一方面,兼顾公司秩序原则,穷尽内部救济。法院推定股东具有正当目的的前提是审查股东已履行前置程序,只有股东在穷尽公司内部救济途径仍不能实现其会计账簿查阅权时,才能提起诉讼。

  2.正当目的推定效力受说明目的形式和实体双重因素影响。说明目的的形式因素体现为明确程度,股东说明的目的越明确,则正当目的推定效力越强。说明目的的实体因素体现为相关性和必要性。相关性即股东要求查阅会计账簿的目的必须与其自身利益相关。与自身利益相关包括三种情形:一是基于股东身份所享有的财产性利益。二是基于股东身份而享有的身份性利益。三是收集股东代表诉讼的证据。14基于股东投资者的身份,股东为维护上述利益而要求查阅有关资料的目的均应认定为正当。15该利益兼具股东个人利益和公司其他股东利益属性,亦应属于与自身利益相关的范围。该目的的实现与查阅会计账簿之间具有必要性。如在张某诉宁波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16中,原告以了解公司财务状况为由要求查阅会计账簿,而法院认为股东通过复制查阅会计财务报告也可以实现该目的,并非须查阅会计账簿。
  3.公司作不正当目的抗辩时股东有权举证证明正当目的。当公司作出不正当目的抗辩时,应当允许股东就其目的正当性加以举证,赋予股东抗辩的权利。17如直接要求股东举证证明其正当目的,则等同于要求股东证明其目的正当性而非仅仅说明目的。若公司未作不正当目的抗辩或未能提交不正当目的抗辩证据时,则无须再要求股东进行正当性目的举证。在公司提交不正当目的抗辩的证据时,法院应当允许股东在一定期限内对公司所抗辩的事由举证加以抗辩。
  (二)公司视角:不正当目的考量
  1.需提供合理根据且证明该查阅行为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不正当目的认定亦是主观标准的认定,无法直接加以证明,因此公司只有通过证明相关事实的存在,来推定股东查阅会计账簿行为可能会损害公司合法利益。根据《公司法》第33条的规定,公司无需证明该损害后果的实际发生,而仅需证明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与产生损害公司利益之间存在可能性即可。
  2.提供的根据是否合理主要考量充分性和相关性。充分性主要考量公司所举证能否充分有效的证明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可能性存在。即所提供证据能否证明相关事实的存在以及基于该事实的存在会导致因查阅行为而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之后果。如虽公司能证明股东在其他公司有任职,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因该任职而作出的查阅行为会对公司合法利益造成损害。因此公司提供的根据不够充分。如公司能举证证明股东或其所在公司与该公司经营范围类似且存在在同一市场中竞争的可能,则成为有力的抗辩事由。

  相关性主要体现在可能损害的利益只能是公司合法利益,而非公司一切利益。因此,如股东为收集提起代表诉讼的证据或为公司涉及的其他案件的对方当事人收集证据,而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虽从公司角度而言可能会损害其利益,但根据《公司法》的规定不属于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情形。即使存在经营范围相同情形,若公司未能举证二者之间存在明显的竞争关系,且股东行使查阅权会导致股东攫取有关信息并作不当使用,掌握相关商业秘密从而给公司合法利益造成损害,亦不能证明该行为损害的利益系公司合法利益。

  3.须证明存在因果关系。公司需证明股东某一行为将损害公司合法利益,且该行为系借助查阅公司会计账簿而实施,才能拒绝股东查阅。公司可通过证明股东存在与公司具有同业竞争关系,且基于该关系的存在,使得查阅行为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从而以不正当目的为由加以抗辩。具体而言:

  第一,存在与公司具有同业竞争关系的第三人。公司可从经营范围、经营产品、供应市场等因素是否相同来证明同业竞争关系的存在。有些更为特殊的情形如正在竞标同一项目,则同业竞争关系明显。如上海某设备公司与王某股东知情权纠纷上诉案18中,法院基于被告公司提供的证据证明第三人公司与被告公司多次参与竞标同一项目,被告公司与第三人公司均互为投标方这一事实认定第三人公司与被告公司在业务上存在着竞争关系的事实。

  第二,股东与第三人之间具有利害关系。股东本人或者其近亲属等其他有特殊利害关系的人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利害关系,如股东同时是具有同业竞争关系第三人公司的股东甚至是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东与公司之间有合资合作纠纷案正在审理的情形,亦不能直接推定其具有不正当目的。而应进一步考察该查阅行为是否会导致第三人谋取不正当竞争利益,从而损害公司合法利益。

  第三,查阅行为可能会导致第三人谋取不正当竞争利益,从而损害公司合法利益。对不正当目的须考量查阅行为是否会给公司合法利益带来损害。19具体而言,可以一个理性商人的判断标准来加以判断。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足以给公司带来不可避免的损害。20基于有限责任公司封闭性的考量,公司采购销售信息、价格计算方式及客户信息等涉及公司商业秘密的重要信息往往就体现在相关会计账簿及原始记账凭证中。窃取这些商业秘密往往是企业间开展不正当竞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故公司能以此作为抗辩事由。

  4.以查阅行为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之客观标准推定主观目的不正当性。从实证研究中可知,公司通常通过举证股东同时是与该公司具有竞争业务关系公司的股东,而另一公司与该公司具有利害冲突关系和同业竞争事实,如在同一经营区域内,两个公司之间具有相同的经营业务范围,从而证明股东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可能会导致公司商业秘密泄露,合法利益受损。在实践中,对于利害冲突关系和同业竞争事实的存在以及是否必然导致公司合法利益受损等问题的认定,笔者认为应从两家公司是否具有竞争关系、股东与另一公司之间的利害关系来考察。而竞争关系主要从经营业务范围、经营区域以及是否共同参与竞标同一项目、是否处于特殊时期等方面来具体考察公司抗辩事由能否成立。

  (三)裁判路径:利益平衡规则体系构建

  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应从积极标准和消极标准两方面并结合股东与公司双方的举证情况来认定目的正当性。正当目的认定的过程实际上是利益平衡的过程,而立法无法穷尽司法实践中可能出现的所有情形。因此,在认定正当目的时可遵循如下三大原则和三项具体规则来加以把握。

  1.认定正当目的应遵循的三大原则。第一,充分行使原则。充分保障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行使,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作为股东知情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对于股东及公司的意义已在前文做详细论述。第二,防止滥用原则。对不正当目的认定采取较为谨慎态度,防止公司滥用该限制来侵犯股东知情权。但当公司提交有关证据占据优势地位时,法院就不应支持股东查阅。从而防止股东滥用该权利来损害公司合法利益。因此,对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应加以诚实信用、善意原则等限制。法律对该限制并无具体规定,只能由法官在个案中自由裁量。21第三,正当目的与不正当目的兼具时有限行使原则。股东查阅行为既符合正当目的情形又存在不正当目的情形时,应当支持股东行使查阅权,但可对其查阅行为作出一定的限制。

  2.认定正当目的应遵循的具体规则。基于前文对理论的梳理及司法实践案例的整理分析,笔者将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的情形加以列举,并对其裁判规则作出分析,从而期待能为法官裁判相关案件提供参考。

  规则一:当股东查阅事由三个层次与公司抗辩事由第一、二层次相权衡时,应支持股东查阅。

  理由在于股东查阅事由第一层次即股东目的宽泛时,股东虽未提出明确目的,但基于其股东身份,有权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且在公司未作不正当目的抗辩时,应尽量保护股东权的行使。因此,股东查阅事由第二、三层次与公司抗辩事由第一层次相权衡时,则更应当支持股东行使查阅权。虽股东目的宽泛,根据《公司法》第33条第2款的规定,股东只要书面说明目的就已履行完其申请查阅公司会计账簿的义务,在公司并无相应合理根据证明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且可能损失公司合法利益时,法院就应当支持股东行使查阅权。

  规则二:股东查阅事由第一、二层次与公司抗辩事由第三层次相权衡时,应不支持股东查阅。

  理由在于当公司举证证明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时,根据前文分析,此时法院应当赋予股东就其目的正当性进行进一步举证的权利。若股东未能就其目的正当性进行进一步举证,因此由股东承担不利后果。因此,股东查阅事由第一层次与公司抗辩事由第三层次相权衡时,亦应当不支持股东行使查阅权。

  规则三:股东查阅事由第三层次与公司抗辩事由第三层次相权衡时,可有限制的支持股东查阅。

  理由在于在正当目的与不正当目的并存时,应当支持股东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股东基于特定事由,要求查阅公司会计账簿,从而维护股东利益,具有现实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相比于公司而言,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除了通过行使会计账簿查阅权之外别无他选,因此更具有唯一性。

  此时,股东查阅范围应限于达到正当目的所必需的账簿。22在支持股东行使查阅权时,法院可根据具体案情来对股东的查阅时间、地点、方式以及查阅具体范围作出相应限制。在股东查阅前,公司可以与股东签订保密协议。就具体查阅范围和查阅信息使用方式及违约责任加以约定,以此作为追究股东滥用会计账簿查阅权法律责任的基础。甚至可以在涉及公司特别重大商业秘密时,要求股东提交以公司提起违约诉讼所花成本为限的保证金或其他担保。23

结  语

  利益平衡是破解股东会计账簿查阅权正当目的认定之困境的最佳利器。通过对大量司法实践案例进行归类研究,将抽象的利益权衡具体化、类型化。即从股东视角将查阅事由分为三个层次,从公司视角将抗辩事由分为三个层次,在此基础上构建利益平衡具体规则。本文虽对几类情形的裁判规则作了相应分析,但实践中的问题远非这些具体规则所能全部包含。唯有透彻领悟正当目的设定价值并进行利益平衡,方能在个案中实现公平正义。

(作者单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1 、卢某与上海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姚某诉北京某公司会计账簿查阅权纠纷案,分别详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997号民事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6)朝民初字第20161号民事判决书。

2、刘兰芳:《公司法前沿理论与实践》,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296页。

3、李建伟:《公司法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294页。

4、时建中:《公司法原理精解、案例与运用》,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版,第121页。

5、其中余某诉广西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较特殊,公司未作不正当目的抗辩而以公司章程有限制性规定为由抗辩,但该抗辩未得到法院支持。

6、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穗中法民二终字第1860号民事判决书。

7、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2015)滨民初字第0785号民事判决书。

8、 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攀民终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

9、南京市白下区人民法院(2012)白商初字第1009号民事判决书。

10、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4)二中民(商)终字第07277号民事判决书。

11、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浙商外终字第114号民事判决书。

12、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民(商)终字第9097号民事判决书。

13、刘兰芳:《公司法前沿理论与实践》,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313页。

14、刘俊海:《新公司法的制度创新:立法争点与解释难点》,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205页。

15、王燕莉:《论股东账簿查阅权行使之正当目的》,载《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3月第36卷第2期。

16、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浙甬商终字第1254号民事判决书。

17、刘俊海:《现代公司法》(第二版),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256页。

18、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633号民事判决书。

19、庞梅:《股东知情权:从利益平衡到法律适用》,载《法律适用》2007年第8期。

20、冯杰、樊俊飞:《股东知情权之司法救济中的几个问题》,载《四川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8月第22卷第4期。

21、 参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股东请求对公司行使知情权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问答》。

22、吴高臣:《股东查阅权之正当目的研究》,载《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9年第2期。

23、王保树:《商事法论集》(第13卷),法律出版社2008 年版,第366至367页。

 

今日3d试机号
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今日3d试机号
北京赛车pk10 老钱庄娱乐场官网 福利彩票浙江6加1 四川金7乐网上开奖查询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河南481玩法介绍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3d开奖结果 时时彩软件下载 河南11选5平台
领航时时彩重庆版 广西快3号码预测 排列五开奖 新疆11选5什么是跨度 河北快三现场开奖
幸运农场怎么玩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青海快3走势图 山东11选5论坛 浙江6+1